别理那个骄傲自大的圣骑士。

“别理那个骄傲自大的圣骑士。”矮人战士用那特有的浊音说:“在我们矮人部落,只有最强大的战士,才能喝更多的酒。”
“别乱动。好像是伤势发作了。”花巧蝶秀眉紧蹙,急忙喝止乐柳清霓的摇摆动作。素指颤抖着掰开刘潜的眼皮子,只见其瞳孔已经开始渐渐散开。
“别趴在门口了,坐下说话了。”刘潜见他总算镇定下来,便收回了扶着他的力量。
“别签平等,要签就签主仆。”看惯YY小说的刘潜,自是知晓其中的差别。汗,这鸟熊骨头还挺硬,又拒签?再治疗,继而暴揍。看得得罪过刘潜的骑士,背心深处一直在冒着冷汗。
“别说得那么难听好么?人家不过是想尝尝你们这个空间的独特菜肴而已!”花巧碟这种女人要是撒起娇来,天下恐怕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抵挡得住。
“别说的这么直接和难听嘛。”刘潜从怀里掏出一本冒险者证书,晃了一下道:“我是个冒险者,做事总得收点报酬不是?”
“别听她的。”艾丽卡见刘潜不理自己,反而去搭讪那个少女法师。这辈子还是首次涌现出一股醋意,走到刘潜身边,与他并排而立,不满的瞪了一眼那个少女法师道:“你少在自己脸上贴光,梅莉雅院长不过是兼任你们魔法系的指导老师,你要是她的亲传弟子,那么我也可以算是了。”
“别小看了别人,雷武国实力还算不错地。”刘潜接过某位徒孙献上来的茶,嘬了一口道:“上次我放出去地话,可有效果?”
“并非是在说笑。”刘潜收起了嬉皮笑脸道:“我们唯我宗的传统,向来是独自修炼的。该教的东西我都让傅寒背下来了,接下来,就完全靠他自己了。”说完,又是轻轻拍了一下傅寒的小脑袋:“我说徒弟,你不会给师傅丢人吧?”
“伯母好,不过刘潜说的对。您的确是越来越年轻了。”慕婉儿虽然是称赞,但确实是出自真心:“伯母用的是什么保养品,效果竟然这么好?”
“不!”刘潜淡然摇头道:“我的实力,早已经超过了圣级。很久以前就到了神级。现在,大概已经快要超过神级了吧。还有,你们战士信奉的那个战神库斯,曾行被我揍得满地找牙。”刘潜没有说谎,以自己的功力,只要一到灵魄后期,就能稳胜神级高阶了。
“不!”潘隐眼神中闪过憧憬之色,激动了站了起来:“我要拜刘前辈为师。”
“不!”希诺娃贝齿紧紧咬着嘴唇,声音颤抖的喊了一声,随即又轻轻的看着刘潜,俏脸绯红道:“虽然我们精灵把处子看得很重,但和你的生命比起来,就差很多了。”
“不,不。”所有人都骇然惊呼了起来:“我们不认识他。”瞬间,就将那个弓箭手孤立了起来。
“不,方法很简单,不用去杀巨龙。”刘潜脱口而出,但迅即又满面后悔道:“不不,这个方法绝对不能用。我不想你受到伤害。”
“不,红果。”雷诺脸上的狰狞渐渐消夫,取而代之的却是感激:“这些年来,我一直在逃避着自己的仇恨。酗酒,吹牛,赌钱,和一些低级冒险者一起接些垃圾任务。试图用这些来麻醉自己。不过,听见你在冒险工会会那一番话后,我才幅然悔悟,原来我一直坚特的战士信念,已经早就离我而去。我就连一个矮人姑娘都不如。所以,我才决定和你们一起走。因为我听人说,他,现在就是和精灵战斗的总指挥。”说到后来,雷诺平静的语气,又开始激动起来。虽然他,自己也在努力的克制。
“不,来得刚刚好。”她感受着耳畔那呼呼的风声,终于将凝聚起来准备自我了解的最后一丝力量散开,淡然道:“多谢你了,银瞳。”
“不,没问题。如你所说,我很喜欢那香味。”夜百合淡声道。银瞳就像她当年那般,同样有着可怜地身世。同样坚强不屈。同样在修炼上有着出色的天赋。她也不想,银瞳心理上背上这个压力。
“不,你并没有理解错误。”自然女神解释道:“很多魔炼者,都比较注重力量的追求。不过也能解释,如果没有强大的力量,又如何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?只有足够强大后,魔炼者才会考虑如何延长生命,追求永恒。当然,这一部分失败的很多。就像你们修真者,也总会在某某关头失败后死亡吗?”
“不,确切的说。”老马蒂罗脸色凝重了起来:“这是一把魔器,它的名字叫炽焰。”见众人没有反应的时候,又接着补充道:“这个名字你们可能很陌生,但是库斯这个名字,你们应该听过。炽焰,就是库斯使用的武器。”
“不,人类强者。”巨龙喘息了数声后,才道:“是自然女神大人,想请你帮个忙
“不,他没死。”玲珑公主轻轻呢喃了一句。
“不,我的意思是来自我,确切的说,是来自我的心。我的心承载着我所有生命的意义,我过去的记忆,将来的打算,我的性格,我的世界观,以及,我的感情世界。这一切,都和我的血液没关系。”刘潜很认真的解释道。
“不,我既然答应了你,就一定会做到。”自然女神黛瑞丝咬牙切齿道:“不过,我必须事先和你申明。等我重生后,我会竭尽全力追杀你,不管是在天涯海角。”
“不,我看刚才梅莉雅小姐身上的污渍很少,味道也不难闻。”刘潜见打击的差不多了,便又轻笑道:“哪像我,第一次洗髓时,身上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黑渍,臭气要飘出好几里。”虽然夸大了些,但刘潜自小生活在地球上,污染严重,污垢自是比梅莉雅多多了。
“不,我没有。”希诺娃堪比蚊子还细腻的声音呢喃道:“我,我不知道该,该怎么做。”
“不,我们的精魄和你们的元婴不同。”自然女神幽幽道:“我们只有在身体被毁灭的前一刻,才能将生命烙印转移到平常修炼出来的精神精魄中。以精神力,维持住生命烙印,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