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么我如何藉上帝的手劈断它?!”廖该边怒道。

  “不会吧……”廖该边心中惨叫。
  “不是,她是我朋友,很好的朋友。”大男孩露出天真浪漫的笑容,与他絮满胡子的下巴形成有趣的对比。
  “不是传说是那些学生因为不愿就医,所以自愿被隔离的吗?”记者乙。
  “不是已经有地心引力了吗?”廖该边摸着头问,他已经被这胡子男孩给吸引住了。
  “不信啊?我自己也觉得怪怪的,不要介意,我只是碰巧路过,进来找我弟弟罢了。”
  “根本就没有神。”王清文一边玩计算机一边说。
  “跟你说了你也劈不断的,因为我是上帝最虔诚的信徒,所以才能办到。”
  “鬼没有影子。”另一个声音也开口了。
  “滚。”王清文平静地说;他知道对这个白痴舍监说什么都是浪费唇舌。
  “果然?”
  “还好吧?!当上帝可不能太逊。”大男孩拍拍廖该边的肩膀,忍不住又说:“说真的,你站到阳光里晃晃,让我开开眼界,我还没看过没影子的人说。”
  “好吧,我只是听见你在找我,我又正好在人群中看你表演,所以走来看看。”
  “好高。”
  “好可怕,到底有几个人被隔离了?有哪家报社查出来了吗?”记者甲。
  “好厉害……”廖该边心道,虽已不信大男孩就是上帝,却也暗暗感激他出手将自己飞滚的身体拦下。
  “好像人的影子。”工头不经意地瞥了一眼。
  “呵,别说我没警告你们,要想继续住宿舍,就要乖乖守本分,尽自己……唉呦!”廖该边没说完,脑袋就被会长从衣柜里拿出的球棒给K了一下,不禁大痛。
  “呵,但也有可能是影子让我们,也就是所有地球上的东西,都能牢牢站在地面上,好让我们克服地球强大的滚动,而非像你刚刚那样滚啊滚的。”
  “呵,看在你诚恳的份上。”
  “呵,连上帝也想象不到的未知,真是可怕。”景耀笑着。
  “黑暗这种邪恶的东西也能搞崇拜?这个世界病的太严重了,正道不存,妖魔鬼怪竟爬到求学的圣堂来,好好好,要是让我抓到是谁在帮邪教发这种传单,我一定要他退宿,不,退学……”
  “黑暗总是巧施恩惠,你何苦贪图一时的凉爽,舍弃神圣的光明呢?”
  “黑暗总算过去了,我全能的上帝,感谢您赐予我重新管理宿舍的神圣任务,我一定竭尽所能,驱逐可鄙的黑暗,将您的光辉、您的指引,带到每个学生的心里。”他心想。
  “嘿!”大男孩一喝,飞身将廖该边抓牢,不再让廖该边滚来滚去。
  “哼,你们这些地狱派来的使者,究竟是敌不过我的正义出击……”
  “胡扯!”
  “胡扯!如果影子不是原罪的话,那么我如何藉上帝的手劈断它?!”廖该边怒道。
  “换我练习了。”胖胖的阿和接过球棒,不等廖该边冲出寝室,就往他的背上挥出,这一挥干得廖该边连滚带爬摔出吉六会。
  “会不会是因为地球实在太大了,所以我们……我们才会觉得地是平的?”
  “会是谁那么白烂?”一个胖胖的男生说,提着两瓶特大号可乐。
  “吉六会……难道这个污秽的邪教组织真是我的天敌?”
  “见……见鬼了……”廖该边吓得缩起身体,瞇着眼寻找害他跌倒的鬼怪。
  “见鬼了。”工人看着地上的雨伞喃喃自语。
  “今天的忏悔录可有得写了。”
  “今天柚子传了封e-mail回来,过来一起看看吧。”废人看着计算机说。
  “惊讶吗?我也很惊讶!整件事都令人惊讶极了!”大男孩兴匆匆地跑进走廊。
  “景耀?”
  “就是一直滚啊滚的,像你现在一样啊!”
  “看他的表情好像不是故意的?”
  “可以,我是唯一没有影子的人,跟你们这些烦夫俗子不一样。”
  “狂飙劲舞摇头玩!”……>“健康跳舞,拒绝摇头!”
  “廖该边老伯,二楼浴室电灯烂掉了,限你在十分钟之内修好。”一个学生探头说完,立刻又关上门。
  “廖该边老伯,有人在三楼的浴室里大便,限你五分钟之内去把它吃掉。”
  “廖先生,中暑了吗?快上来,我们送你去保健室。”一名校警说。
  “啰唆,我们动作很快,不会吵到学生啦!你去做你的事。”工头拿起奇怪的工程电钻,就要指挥众人将旧路砖钻破。
  “没什么不好,至少不需要恨它,尤其是自己的影子。”大男孩又说道:“也许影子比狗还忠心,是万物共同的朋友。”
  “没想到普通的翻滚竟变成拔地冲天……”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