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还炼。不过大家都知道炼的结果还会和先前一

  丁子恒说:“当然还炼。不过大家都知道炼的结果还会和先前一样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道歉?为什么?”
  丁子恒说:“对抖抖。在做下一步的初步设计前,我们要去‘美八’和‘南三’查勘,要知己知彼才是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多长时间?”
  丁子恒说:“二毛,吃过饭去把凳子拿一个回来,我不看电影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二毛,你把弟弟妹妹都带出去,我和妈妈要单独跟你大哥谈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反正总是开会,大家都争着发言。时间长了,发来发去,也都是些差不多的话,花去了好多时间。有时我想,还不如留在四川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哩,那更适合我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讽刺我干什么,我又不是没在外业呆过。说说美人沱八号情况,平峒打得怎么样了?”
  丁子恒说:“工作倒好做,只是中科院那些科学家太难打交道。本来同中科院方面商量好,由我们总院领导,他们那边的王先生和刘先生分别任正副总队长,我们派技术队长。说定后,就正式宣布了‘长江流域规划设计总院土壤调查总队’成立,并且正式行文通知了有关单位。可两位科学家不干了,提出抗议,说土壤总队不应该冠以我们设计总院的名字,这是不尊重科学家的行为,要求我们这边道歉。
  丁子恒说:“工作我可以做,但是石牌是否是坝址的理想之地,我尚存疑。三斗坪就这么被放弃,是否草率了一点?”
  丁子恒说:“国家领导都这么重视,看起来这次真要上了。只是……不知道眼下国家经济这么困难,会不会对建坝有影响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还是那句老话: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还是土壤调查吧?去年我不是去过了吗?”
  丁子恒说:“还是有所收获吧?”
  丁子恒说:“孩子交给你们,你们就要对她负责任。怎么可以把孩子弄成这样呢?”
  丁子恒说:“好吧,我顶着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好吧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何以见得?”
  丁子恒说:“很好呀,大家都提了不少意见,很有意义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很难说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会是这样?”
  丁子恒说:“或许是多余的担忧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姬工,你没回去过年吗?”
  丁子恒说:“姬宗伟?不会吧,我印象中,姬宗伟总有四十左右了,她却这么年轻,好像不到三十哩。”
  丁子恒说:“讲的是什么故事呢?”
  丁子恒说:“今天晚上绝对不会死了吗?”
  丁子恒说:“就是你说的举棒子了?”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